68歲阿姨幾經波折,找到50年前初戀情人,發現他竟為她終身未娶:等你等到白頭

「何紹文,你好,你過得好嗎?從部隊換防你走了,一別就是半個世紀。今生我們有緣相遇,卻無緣牽手,如果我們能見面,我會給你一個遲來的擁抱!」

2011年11月,68歲的尹春瑩阿姨給一個叫《好久不見》的欄目組,寄去一張照片及一封信。

她想找一個人,這個人是她的初戀,兩人已逾50年未見。

半個世紀前,她和他情竇初開,一心希冀長相廝守,卻因為一個誤會,賭氣與他斷了聯繫。

但那段情,那個人,始終深埋心底。

如今,已單身多年的她想找到他,如果他仍在世,家庭美滿,她祝福他;如果他也單身,她願意與他再續前緣。

只是,時過境遷,她還能找到他嗎?即使找到,怕早已滄海桑田,物是人非,何來的再續前緣?她的選擇,到底值不值得?

但結果是,她不但找到了他,最後的答案也大出意外。

01

1970年,尹春瑩18歲,正在家鄉雲南省蒙自市讀大專。

有一天,她去同學家玩,恰逢同學表哥帶著生病住院時認識的朋友也過來玩。

這位朋友就是何紹文,比尹春瑩大四歲,老家在貴州省荔波縣,來到蒙自市參軍入伍。

當時,何紹文穿著一身軍大衣,高大帥氣。尹春瑩幾乎是第一眼,就對這個兵哥哥心生好感,而她看得出,何紹文對她的印象同樣不錯。

被愛情擊中的人,眼角眉梢皆是情意。

很快,尹春瑩的心思得到了何紹文的回應。

那個年代,物資短缺。尹春瑩她們住的地方缺肥皂,有錢也買不到,便托何紹文幫忙。

何紹文答應了。

不久,他讓尹春瑩和同學們到他住的旅館一趟。她們到了,他卻朝尹春瑩眨眨眼睛。

意思是,肥皂買來了,但只給她一人。

尹春瑩既甜蜜,又尷尬,在小夥伴面前,愣是不敢領。

後來,何紹文回家探親,特意帶了一張照片,同樣是讓尹春瑩和她的三個小夥伴去看。

事實上,他的醉翁之意,只在尹春瑩。

然而,在那個純真的年代,小女生不能跟男生在一起說話。尹春瑩她們見何紹文的事,被人告到各自的家長那裡。結果,她們回家都挨了一頓揍。

家人的反對,並沒阻斷兩人的感情,反而迅速升溫。

那段時間的相處,至純至烈,成了他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02

一年之後,何紹文所在的部隊要換防到異地。

這意味著,他不得不離開,且沒有歸期。何紹文很憂心,他是真想和這個姑娘有個結局。

離開的前一晚,他約尹春瑩到他部隊的營地見面,因為當晚他就可能出發。

然而,由于是晚上,尹春瑩不敢赴約。或許因為年齡比何紹文小,經歷也簡單,她還沒有真正明白分離意味著什麼。

就這樣,來不及道別,何紹文去了外地,沒了音訊,留下尹春瑩,暗自傷感。

直到那時,她方才意識到,不知何時才能再次見到何紹文,甚至有可能,兩人從此天各一方,一輩子不會再見。

幸運的是,一年之後,尹春瑩收到何紹文的來信。不過,信不是從所在地寄來的,而是來自他的家鄉。原來,何紹文已退伍回到家中。

恢復聯繫,兩人自是歡喜。此後一年多,他們彼此思念,皆由鴻雁寄情。

情到深處自然濃。何紹文的信熱烈而大膽,經常在信末寫上一個「吻」字。

尹春瑩一開始卻不知其義,問了別人,人家告訴她,是「想你」的意思。

後來,何紹文轉業到貴州都勻市的鐵路部工作。

他們不是沒規劃過未來。要想在一起,以後的路,到底怎麼走?是他來她的城市,還是她過他那裡?

或許問題過于現實,還在讀書的尹春瑩,尚拿不定主意,便一致決定,一切等到她畢業再說。

然而,就在何紹文日思夜想,盼著和戀人相聚的日子時,尹春瑩卻收到一封信,是他身邊一個女人寫的,位址出自貴陽一個公交公司。

女人很直接,先問尹春瑩,你是不是何紹文的戀人?

然後介紹自己,是經別人介紹,認識何紹文,去過何紹文家,看到尹春瑩寫的信和照片,便照著地址寫信給她。

最後她問,你是不是確定跟他好了?

尹春瑩驚呆了。何紹文從沒跟他提過,認識其他女人的事,更沒想到,人家還寫信過來質問她,是不是他的正牌女友。

情侶間哪容得下一粒沙子。尹春瑩又氣又恨。她氣那女人,在給對方的回信裡寫道:「不要把自己的痛苦,建立在別人的頭上。」

她恨何紹文,在她眼裡,那個女人的存在,無異于欺瞞和背叛。

終究是年輕氣盛。尹春瑩從那以後,再也不肯收何紹文的信,不再理他,不聽他的解釋,也不再去想兩人的事,單方面斷了聯繫,以及分手。

與何紹文失聯半年後,尹春瑩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丈夫,並在很短時間內,結了婚。婚後,尹春瑩先後生下兩個女兒。

柴米油鹽的日子,煙火氣漸漸磨光了單純、銳氣,尹春瑩漸漸不再去想那段純真的戀情,以及那個人。

說是純真,並不誇張,戀愛近三年,他們聯手都沒牽過。

後來有一天,她外出回家,鄰居告訴她,有一個當兵的來找過你。

她心中一動,肯定是他。但她已為人妻 ,為人母,往事不可追。思及此,她的心中再難起波瀾。

03

1997年,尹春瑩的丈夫因為重疾去世。此後的26年,尹春瑩沒有再婚,而是撫養兩個女兒長大,直到她們相繼成人、成家,而她自己,早已退休,一個人生活。

尹春瑩逐漸感到寂寞。人老了,一旦閑下來,就愛回憶,過去那段感情和人,再次浮現。

時隔多年,她為當初的魯莽和意氣用事懊悔不已,不管怎麼著,當時都應該收下何紹文的信,看他說什麼,聽聽他的解釋,不管他變心與否 ,都算給雙方一個交代。

其實自丈夫去世後,很多人都勸她,再找一個伴,可她都一一拒絕了。或許,在她心底,始終放不下這段被她過早掐斷答案的感情。

思念與不甘,隨著年歲長,與日俱增。尹春瑩決定為自己找尋一個答案,找到何紹文,問問他當年的事,也想看看,當年與何紹文失聯後,他後來的人生,到底是怎樣的,是不是與當年的那個女人結婚生子?

但尹春瑩的想法遭到女兒們的強烈反對。她們覺得母親年事已高,應該安享晚年,何必再為故人舊事折騰?誰的人生沒有遺憾?再說,母親的舉動,很有可能打擾到那位叔叔的家庭,那樣子,真的好嗎?

她們認為母親瘋了。

但尹春瑩在這件事上還真有點「瘋勁」,始終執著。在五十年前,她已留下一次遺憾,五十年後,她想去彌補這份遺憾——如果何紹文的家庭幸福美滿,她祝福他,如果他也單身,那她願意與他再續前緣。

最後,女兒們沒轍,只好由她去了。

尹春瑩找到《好久不見》欄目組,提出訴求,但心裡不免忐忑。

04

記者帶著尹春瑩提供的兩個信物——一張照片和一封信,幾經周折,終于找到何紹文。了解過他的過往及現狀後,他們給尹春瑩帶來一個驚人的消息——現年73歲的何紹文,竟為了她終身未取。

原來,當年的那個女人,是家裡介紹認識的,他並不喜歡她,她卻動了心。

她趁何紹文上班不在時,來到他的宿舍,私自翻看他的信件,看到了尹春瑩寫來的信以及照片,便照著信上的地址,寫了信。

她做這一切時,何紹文完全被蒙在鼓裡。

何紹文的信件被退回後,想過很多辦法,希望第一時間找到尹春瑩,親自當面跟她解釋清楚。

但他當時的工資每個月只有三元,根本承擔不起來回的車費。儘管如此,他仍不放棄,托戰友去找尹春瑩,希望能消除誤會。

只是,天意弄人,戰友帶回來的卻是她已婚的消息。

從此,何紹文死心,再沒去找過她。

後來,他一直跟著哥嫂一起生活,卻始終未肯結婚生子。

他的腿,在工作時受了傷,屬于四級傷殘。

哥哥去世後,他跟著嫂子侄兒生活一段時間,因為身體問題,在去年六月住進養老院。

一晃,五十年過去。當尹春瑩知道何紹文一直未婚的消息,當場呆住,眼睛濕潤,只能呐呐問出口:「他沒跟那個女的結婚嗎?」

她一直以為他已兒孫滿堂。

05

尹春瑩來到貴州荔波,在養老院外,她見到了何紹文。

當看到何紹文一瘸一瘸地朝她走來時,她情不自禁地上前,握住他的手,喜極而泣,叫了一聲:「何紹文。」

初見驚鴻,再見已白髮蒼蒼!

何紹文也顫抖地握住她的手不肯鬆開:「尹春瑩!老朋友,五十多年(未見)了。」

接著,何紹文主動牽起尹春瑩的手,聊往事,互訴衷腸。

提到他曾經拿家裡照片給她看的情景時,兩人都感到好笑,何紹文看著她,「那時候不像現在這麼開放,部隊紀律又嚴,你也是個學生,我們雖然一見鍾情,但從來不敢表露,手都沒拉過,那時,我看你點頭微笑都有魅力。」

尹春瑩一臉嬌羞笑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是,無論多老,喜歡的人,都願意說情話,逗你開心。

將當年誤會解釋清楚後,尹春瑩知道自己錯怪了何紹文,懊悔不已。

說到底,是自己負了他。

說到為何一直不結婚,何紹文笑著說:「失去你,我就再也不結婚了。世界上只有一個(你)。」

「你真的是為我不結婚?」尹春瑩一再向他確定。

「是的。你看我等到頭髮都白了。」何紹文摸摸自己的頭髮,一臉感慨:「見到你,我是相當高興!」

年少時的一段情,許下的承諾,他竟為此守候了五十年。

而半個世紀後,她終于來找他了。

這一次,她不會再放開他的手。

年過半百也好,滄海桑田也罷,上天給了他們彌補遺憾的機會,怎捨得浪費!

尹春瑩一再遺憾地說:「以前我們有緣相遇,沒緣牽手。」

何紹文立刻接過話:「以後你到哪裡,我都跟你去。有你就有我,你是我的靠山。」

樸實又浪漫至極的情話!尹春瑩其實很幸福,在年少,他愛她;中間的五十年,她與其他人結婚生子,他卻為她一直未婚,年老之際,她還能找回他,而他,仍愛著她。

對于何紹文來說,值不值得?世間事,只要當事人認為值得,就值得,無須外人評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