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生命僅剩幾小時,臨終願望「相見生母一面」含淚哀求卻換冰冷回應:不見!

女兒生命即將結束,親生母親卻拒絕見面。眼前這個躺在病床上氣若遊絲的女孩兒叫陸娟,儘管戴著呼吸面罩,依然能看出她有著一張美麗的臉龐。可在疾病的折磨下陸娟的身體已經虛弱不堪,她渾身插滿了管子,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來。而一旁的父親陸柏林已經衣不解帶,在醫院照顧了三個多月。

據醫生說陸娟患的是肺部疾病,本來右肺比較嚴重,但切除右肺之後左肺又出現衰竭。如今的陸娟已經無法自主呼吸,完全依靠呼吸機維持生命。所有人心裡都明白,陸娟的生命已經進入倒計時,可此時的她還有一個心願沒有完成。

記者嘗試跟陸娟交流,但她已經說不出話來。陸柏林見狀趕忙遞來紙筆,只見陸娟吃力地寫下兩個字,媽媽。

陸柏林解釋說,女兒是想在見母親最後一面。原來早在20年前,陸柏林就和妻子李愛萍失婚了,當時的陸娟才九歲,對于母親的離去她心裡一直帶有怨恨,所以這20年來母女倆關係一直不好。

如今陸娟知道自己即將離世,最後的心願就是見一下母親,化解恩怨,畢竟母女一場不想帶著遺憾離去。可這個看似簡單的願望卻並不好實現,因為陸柏林說,失婚之後他和前妻李愛萍就斷了聯繫,沒有電話沒有位址,唯一的線索就是知道李愛萍改嫁了,現任丈夫名叫鐘全民。

由于陸娟病情很不穩定,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而陸柏林右身障,所以才向記者尋求説明。得知事情原委後記者深受感動,馬上決定兵分兩路,一路留在醫院幫忙照顧,一路前去尋找陸軍的母親李愛萍,可茫茫人海,僅憑兩個名字無異于大海撈針。

有經驗的記者靈機一動,直奔當地派出所。民警很快查到了符合的資訊,有一對夫妻丈夫叫鐘全敏,妻子叫李愛萍,這兩個名字跟陸柏林提供的線索完全吻合。可接下來民警又說,他們的戶籍狀態顯示已登出。這種情況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人已經去世了,另一種則是遷出了本地。

線索到這裡就斷了,沒有聯繫方式沒有具體位址,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點。就在所有人一籌莫展之際,陸柏林突然打來電話,原來身在醫院照顧女兒的他也沒閑著,一直在通過親朋好友打聽前妻的消息。

得知這個消息後記者立即驅車趕往目的地,一到地方還是直奔派出所戶籍科。而這一次的查詢結果也令人振奮,戶籍系統中再次出現鐘全民和李愛萍的名字,上面顯示兩人是夫妻關係,而且還有具體的地址。

為了確定人沒錯,記者特意找到了村長。看到記者手中的照片,村長一眼認出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本村的李愛萍。可得知來意後村長卻委婉地表示,這家的男主人不是太好說話。

村長的善意提醒不禁讓隨行記者隱隱擔憂,果然,來到李愛萍家後大門緊閉,怎麼敲都無人應答。無奈之下記者撥通了李愛萍的現任丈夫的電話,可沒說幾句鐘全民就態度惡劣,不但拒絕讓妻子去看女兒,還滿口髒話。說陸娟20年都沒叫過媽,現在快死了,更沒必要在見什麼面。

鐘全民的話令記者一頭霧水,父母離異時陸娟才九歲,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李愛萍致死都不願意見女兒一面?就在這時醫院突然傳來消息,說陸娟撐不住了。看著女兒逐漸失去意識,陸柏林無比心痛,他哽咽著說出當年失婚的原因。

原來陸柏林從小患有小兒麻痹症,身體上的殘障導致他很難找到合適的結婚物件。但機緣巧合下他認識了農村姑娘李愛萍,兩人一見鍾情便結了婚。

婚後李愛萍跟隨陸柏林來到了城裡,剛開始兩人的日子過得十分幸福,李愛萍還生下了女兒陸娟。可隨著時間的推移李愛萍漸漸對陸柏林產生嫌棄,其實陸柏林心裡也清楚,李愛萍之所以跟他結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他的城裡人身份。

當李愛萍逐漸適應了城裡生活,見識也慢慢增多,失婚也就成了必然的選擇。其實對于妻子的離去,陸柏林並不怨恨,反而很感激她給自己留下這麼一個乖巧懂事的女兒,只是可憐了年幼的陸娟沒有了媽媽,爸爸又身殘,誰也無法想象一個九歲的女孩兒在成長中承受了怎樣的心理壓力。

陸柏林雖然殘障,但一直自立自強,靠著一輛電動三輪車把女兒養大,供女兒讀大學。看著女兒戀愛結婚,一路走來父親的艱辛陸娟都看在眼裡,所以長大之後對父親十分孝順,而相比之下當年母親的離去仿佛就是一種對家庭的背叛,在年幼的陸娟心裡播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20年沒有聯繫,沒有見過面,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陸娟卻想化解矛盾,也許是想最後再感受一下母親的愛。

可是時間不等人,此時的陸娟已經陷入昏迷,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而另一邊記者還在一遍又一遍撥打鐘全民的電話,終于十分鐘後陸柏林的電話響了,是李愛萍打來的,在場所有人都心情激動,以為陸娟的願望可以實現了。可令人遺憾的是李愛萍在電話中一直在指責前夫的過錯,直到掛斷電話也沒問過一句女兒的病情。

在父母的爭吵聲中陸娟慢慢停止了呼吸,眼角還帶著一滴未幹的淚水,最終還是帶著遺憾走了。人生有太多無法預料,這輩子的緣分下輩子不一定還能相遇,珍惜眼前人,把握好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