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葬禮花掉30萬有必要嗎?不買墳墓塔位,連骨灰都不留的「終極零葬」越來越多人接受:讓子女從墓地的重擔解放

日本作家、東京女子大學兼任講師「島田裕巳」,分享了他獨到的見解和看法,丟出了一個直接的問題:「我們真的需要喪禮嗎?」如果在臺灣的話,辦一場的費用粗估要30萬、甚至更多,但隨著老齡人口、獨居者逐年增加,不需要喪禮的時代,似乎已經來臨了。

現代人越活越長壽,當你離世時,身邊可能早就沒什麼家人、好友,獨居者更不用說,親人少之又少,那麼,辦一場隆重的葬禮,還有那麼重要嗎?其實,還有很多形式的,像是最近很多人選擇的「自然葬」,把骨灰撒在海裡、或是山上,從此塵歸塵、土歸土。

葬禮的簡化是時代必然的趨勢

我們究竟為什麼要辦喪事,要建造墓地呢?現在的我們已經越來越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做了。人一過世,就得要想辦法處理其遺體。這件事是必定要去做的。

但是,我們還是要聚集一堆人,一起為往生者哀悼嗎?也越來越沒有這種必要了。其實,即使想要找一堆人來參加葬禮,卻面臨了找不到人來參加葬禮這種窘況。

我和身邊的親戚都經歷過同樣的事情,有些往生者過世時是80歲或90歲了,其親朋好友也大多都已過世。即使還在世,也常常會因為年紀過大而無法出席葬禮。有些人在職場上的那些年過得很活躍,人脈很廣,但是退休後過了二十、三十年,這些人際關係也都斷絕了。

在現代這個人們多半活到高齡才過世的「大往生時代」,一直到過世以前,人和社會的關聯是漸漸變得疏離,最終淡出。去世只是一瞬間,但社會的去世不是這麼一回事。每個人的終點並不是突然造訪,而是緩慢地到來。

因此,生與死的界線逐漸變得模糊了起來。這些已經與社會不太有關連的人們過世了,並不會帶來什麼太大的影響。雖然對其家屬來說是一件大事,但影響范圍也只是到此為止。

因為有這樣的狀況,葬/禮的簡化才能以極快的速度發生。這是時代必然的趨勢。

接下來這個趨勢也會一直發展下去,我認為不會有回頭的可能性。雖說流行會反覆出現,但這個趨勢可跟流行不同。

我們不需要葬禮。這樣的時代已經來臨了。

即使舉辦葬禮,參加者也沒有以往多。只要舉辦邀請家人和親戚出席的家族葬就夠了。以上是目前的趨勢,甚至還有越來越多人認為就算是直葬也沒關係。

辦喪事就是得花錢。但現在大家都很長壽,年紀大了以後,在醫療和照護方面更需要花錢,因此也沒有太多剩餘的金錢可以花在辦喪事上。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都市地區已經沒有像地區共同體那樣緊密的人際關係。若是共同體還存在,一個人的去世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大事,但是在都市,每個家庭並未跟社區的其他家庭有頻繁的往來。

人是在醫院過世的,家屬又在喪葬會場舉辦葬禮,這麼一來,很有可能往生者的鄰居們都不知道該人已經過世了。另外還有一點,孤獨去世和無緣去世的人數增加了。

若老人家是獨自一人生活的話,就很容易發生這類事件。老人家會獨自生活,表示身邊沒有什麼親人,過世以後也可能沒有能幫忙辦喪事的親屬。

即使還有其他家人或親戚,但由于長年以來都沒有聯絡,甚至是不知道對方身在何方,親戚也會覺得跟往生者已經沒有關係,未必會想幫忙辦喪事。對家人或親戚來說,這個人可能早已等同于去世了。

若是能在共同體中生活,就不用擔心會面臨孤獨死或無緣死。然而,共同體同時也具有約束力,這種束縛讓人覺得厭煩。就這一點來說,都市中的單獨生活可以不受共同體規則的約束,在精神上也比較放鬆。人們並不想捨棄這種輕鬆的生活,再度回到共同體。一旦體會過都市生活的自由,就不禁會這麼想。

但確實,這樣一直獨自生活下去,總有一天會面臨孤獨去世或無緣去世,也有人可能會覺得寂寞吧。

只是,人一旦死了,一切也都結束了。之後或許會給某個人添麻煩,但那也已經不是自己的責任了。會覺得寂寞的主體既然已經消失,也不需要再去擔心去世後該怎麼辦。一些獨自生活的老人家,心中已經有將來會孤獨去世的覺悟。

只要採用自然葬,之後就不會留下骨灰。沒有骨灰,也就意味著不需要設置墓地。若要問如何將家屬從麻煩的墓地問題解放出來,自然葬就是最好的答案。

我也曾經主持過海葬,那真的是非常簡潔明瞭的過程。我們開船到海灣,將磨碎的骨灰包在水溶性和紙內,拋至海中。為了不汙染海洋,只撒了一些花瓣。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參加自然葬的家屬和友人的臉上,滿是開朗的神情。

但我認為除了自然葬之外,還有更進一步的作法,那就是「零葬」。零葬正是現代人所追求的終極埋葬方式。土葬是將遺體埋入土中,葬禮就算完成了。其中也有家族會另外建造一個祭拜墓,但沒有規定每個人一定要這麼做。基本上,只要埋入土地裡即可。

至于火葬,如果將遺體火化之後就算完成的話,會變得如何呢?

家屬將火化後的骨灰交給火葬場處理,並不取回骨灰。這跟土葬以後的狀態是一樣的。這就是所謂的「零葬」。

大多數的火葬場都要求家屬取回火化後的骨灰,家屬也都遵循規則行事。有不少由行政單位經營的火葬場還制訂條例規定,家屬若委請該火葬場火/化/遺/體,必須要將骨灰取回。民間經營的火葬場也大多會提出家屬應取回骨/灰的要求。

不過,有些火葬場的狀況是,只要提出申請,就可以不用取回骨灰。實際上,確實有人提出這一類申請,請火葬場自行處理骨灰。而提出申請的人數也在逐年增加。

由于西日本是採用部分收骨,所以骨灰的一半以上都是交由火葬場處理的。處理一半以上的骨灰,和處理全部的骨灰,其實是差不多的事情。居住在西日本的人由于認為部分收骨是理所當然,一點都不覺得請火葬場處理剩下的骨灰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從未關心過這些骨灰後來送到哪裡去了。

那麼,這些剩下的骨灰是如何處置的呢?有關這一點其實有各種說法,不過一般都是把剩下的骨灰送給相關業者,以機械將骨灰磨碎以後,除去不屬于骨頭的不純物質,最後只剩下一點點的骨粉。然而將骨粉送至與火葬場合作的寺廟,埋在寺廟的土地或是墓地內。

其中一個接收這些骨粉的寺廟,就是位于石川縣輪島市的曹洞宗大本山總持寺祖院。

總持寺現在已經遷移至神奈川縣橫濱市,不過最早是位于石川縣。遺骨處理業者的團體在總持寺祖院建造了一座觀音像,「全國火葬場殘骨灰諸靈永代供養塔」,將剩下的骨灰收納在觀音像背後的不鏽鋼製容器內,並進行祭拜。其他也有幾個處置剩下骨灰的設施。

在歐洲,有不少家屬在將往生者的遺體送至火葬場後,就直接回去了。火化後的骨灰可暫時放置在火葬場,若一段時間過後,家屬仍未來取回骨灰,就交由火葬場處置。

在法國,雖然最近開始有越來越多人採用火葬,但由于還沒有形成將骨灰放置在墓地的文化,因此據說出現了有人將骨灰放在捷運車廂內的案例,造成了一些問題。若是交由火葬場來處理這些骨灰的話,應該就不會發生這類的事情了。

若是採用零葬,由于不需要從火葬場取回骨灰,就不會將骨灰放在身邊,或是需要找個墓地放置。連自然葬也可以不用舉行了。

島田裕巳分享,他曾主持過一場海葬,他們會把船開到海灣,將骨灰包在水溶性的紙內,為了不汙染海洋,只撒了一些花瓣,有些逝者生前愛小酌兩杯,那就往海裡倒點。這樣的方式,不用設置墓地,家人也能減去繁雜的祭拜行程,換另一種方式,平靜地思念,不也很好嗎?

另外,他也提出了一個新方式「零葬」,通常家屬會把火化後的骨灰帶回安葬,但零葬的做法就是,全權交給業者處理,親人不拿回,通常業者會除去不屬于骨頭的不純物質,剩下一點點骨粉,再送到合作寺廟,埋在土地裡,而在歐洲,也早已有不少人如此做了。

第一次聽到好像會覺得怪怪的!這樣好像對往生者太不敬、太隨便了,但島田裕巳表示,「我們並不是需要墓地才設置的,而是因為有遺骨,要有一個地方安置。不管在什麼環境下,我們都可以想念某個人。」他也建議,可以設立慰靈碑,讓家屬祭拜悼念。

大家也想過如何送走自己最後一程嗎?也許這樣的作法,也是一種選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