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辭掉高薪工作,僅花9萬造出「土團別墅」,全屋土制卻不怕風雨,網友狂問:用了什麼黑科技?

9萬元,能建出一幢房子嗎?

看似天方夜譚的事情,卻有人真的做到了。

最近,就有一對90後夫妻尚劍波和小放,因為不願意背負大城市裡沉重的房貸壓力,來到鄉下,僅花9萬元,就建造了屬于自己的房子。

房子建得非常特別,圓柱體的外形,鋪滿厚實茅草的屋頂,異形窗戶和玻璃鑲嵌的圓孔,為房子增添了不少趣味性。遠遠望去,就像來自于浪漫的童話故事中的小城堡。

他們在新家裡遠離城市喧囂,坐擁青山綠水,生活無比愜意。

更多人好奇的是,這個土團房子到底是怎麼建的?用土建出來的房子,能住嗎?

現在的年輕人們不願意結婚嗎?

但其實,有近半數的不婚族表示,房子成為了走進婚姻最大的攔路虎。動輒數百萬的房價,讓人直呼買不起。

對此,湖北的尚劍波夫妻就另闢蹊徑,選擇親手建造他們的土團小屋。

為此他還算了一筆賬:「在城裡,我們要工作30年,才可能擁有自己的一套房。而這個土團小屋我們只花了9萬元,用2年時間就建造出來了,節省了28年的時間,這28年的時間,我們就是自由的。」

大學畢業時,尚劍波也跟很多青年一樣,來到大城市工作,他曾在汽車廠上班,做過有機農業,還當過潛水夫。

上班,賺錢,結婚,按部就班的生活安寧而平靜,但忙碌的工作之餘,他的內心卻總是有一種失落感。

小時候,尚劍波在農村長大,調皮的他喜歡爬樹,掏鳥窩,光著腳丫在土地上盡情地奔跑。天總是那麼藍,稻香的味道讓人從骨子裡感到溫暖和踏實。

那種全身心沉浸在大自然懷抱裡,無拘無束的自由感一直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在他的內心裡,他一直希望有一天,可以回歸自然。

幸運的是,他有個志趣相投且理解他的妻子小放。

夫妻倆曾到東南亞國家旅遊參觀,當地的荒野建造家和叢林工程師們僅用泥巴、樹枝和雜草就能建造房子,泰國一對夫婦花6年時間就在荒漠裡種出一片森林,這令他們感到震驚。

也讓他們對人與自然的相處有了更多的感悟。

因此,2017年,兩夫妻決定回到家鄉,用土建造房子。

夫妻倆分工合作。因為小放學的是民間工藝設計,因此她負責設計,力求將房子打造得浪漫,夢幻,與眾不同。而尚劍波負責技術部分,將藝術進行加工,用沙子做骨料,稻草做筋脈,粘土做血肉,搓成土團來建房子。

而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和體驗土團建築,小屋剛建造的時候,尚劍波就與朋友開設了工作室,招募志願者加入這個專案。

志願者們來自五湖四海,他們當中有希望體驗自然生活的人,有設計專業的學生,也有對土團建築感興趣的人,甚至還出現過一對澳大利亞夫婦的身影。

一開始,他們採用的是最原始的人工踩土方法,但進度非常緩慢,于是,他們想辦法從村裡借了兩頭牛來踩土。

效率果然高了不少。

但因為黏土裡的沙石太多,容易紮傷牛蹄,後來那兩頭老牛就再也不願意踩了,于是他們又繼續自己踩土。

過程雖然艱辛,但這種全新的建造方式,也令他們樂在其中。

與鋼筋水泥的規則性相比,土團的房子非常具有柔韌性,能夠做出特別圓潤和漂亮的形狀。

因此,他們把房子的窗戶做成了橢圓形的,還有一個大跨度的開拱牆,看似隨性又別具美感。土團堆砌的樓梯墩厚實在,樓梯扶手則是找來村子裡廢棄的木料,拼接後,充滿野趣美。

依靠著純手工「製造」,他們打造出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土團小屋。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農耕時代的生活場景,在這裡被神還原。

尚劍波和志願者們早上六七點就起來運動,勞作。中午輪流做飯,晚上就在一起聊天,唱歌,跳舞。10來個人圍坐一圈,一邊吃東西,一邊擊鼓唱歌,場面溫馨而又熱鬧。

志願者的加入,令小屋變得熱鬧,還帶來了不少新穎別致的設計。

比如,有志願者提議建一個富勒穹頂的暖房來取代塑膠棚育苗,暖房建出來後,不僅顏值高,而且實用性強,穩固性非常好。

還有一位喜歡設計的志願者,因為無意中看到桌子上的一隻海螺,靈感一閃,就有了設計一個海螺浴室的想法。

于是,他們用鋼筋當經緯線,用200多根竹子建成了海螺的形狀。裡面是一層層旋轉的隧道,越往裡面走,越覺得安全,尚劍波形容,「就像回到了母親的子宮一樣。」

因為生活方式簡單樸素,花費也很少。除去硬體設施所需的費用,10來個人一個月僅僅4000多塊的生活費。

食物方面,他們幾乎完全自給自足。各種時令蔬菜在這裡應有盡有,他們還種了800棵果樹,梨子、桃子、杏子、橘子、蘋果、柿子、板栗樹等,品種多達30多種。

他們還最大程度地利用大自然的天然材料,自製牙膏,洗髮水,還用油茶製成茶籽粉洗碗,又環保,又健康。

尚劍波說,遠離城市的喧囂和焦慮,這樣的慢生活讓他感到非常滿足,也非常享受。

土團房子建成後,因為造型獨特,成為了當地人的打卡網紅點,也吸引了越來越多人的關注。

但是,還是有很多人對土團房子持懷疑態度:土房子到底能不能住人?

畢竟,過去幾十年前,農村造的土房子幾乎都坍塌了。

尚劍波說,房子很牢固,大家有這種疑慮,是因為脫離自然太久了。他說,改良過的夯土建築,可以達到鋼筋混凝土1/3的強度和硬度。

而且他們的土牆建得特別厚,按100年受風雨侵蝕2.5公分的速度,就算不做防水,100年也幾乎沒有影響。

除了大框架經得起推敲,他們在細節上也下了不少功夫。

比如,為了彌補閣樓採光差的缺陷,他們在牆上鑿了很多的小圓窗,然後把啤酒瓶按照窗子的形狀進行切割,分散于各處。玻璃在陽光照射下光彩奪目,不僅好看,而且分散式採光,也比單獨開大窗效果好很多。

為了增加藝術性,他們還會在牆壁上凹進去一塊,留出空間當作書櫃放書,或擺上一瓶花。

屋頂也沒有採用復合材料,而是選擇了一種特殊的茅草,茅草雖然纖細,但防水防火又保溫,而且非常牢固。

因為山裡四季溫差大,尚劍波想到了通過地下管道延伸到室外的方法,使室內降溫。哪怕室外溫度有40度,但由于房間的地下2米處只有25度,經過地熱交換之後,房間的溫度就會比外面低10度,所以夏天不會太熱。

土團小屋裡,三口之家幸福滿滿。

4歲的兒子小土團,為兩夫妻的生活帶來了很多的樂趣。

他會在父母蓋房子的時候幫忙搬沙子,喜歡和大人去菜地幹活,去森林裡去采蘑菇,喜歡父母陪伴他一起看書,講故事。

視訊裡的他,抱著父母笑得格外燦爛。

但也有人質疑:田園生活固然好,但孩子總歸是要接受教育的,不能讓他和外界脫節呀!

對此,尚劍波說,「我對小土團的成長很有信心。我相信孩子天生就有學習的能力,只是我們怎麼去創造一個空間,維護好小孩子的好奇心。」

他認為,身處大自然裡,孩子更懂得自己動手創造,而且,在跟自然互動時,人的感官也會打開,令孩子對外界的一切更加好奇,也更加敏銳。

而且因為父母言傳身教的原因,在小土團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怎麼使用各種工具。

這些都是有益于孩子的成長和性格培養的。

不過,萬事萬物都有兩面性,「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陶淵明筆下簡單而自由的田園生活,確實令不少生活在大城市裡的人們心有所向。

然而,在現代社會中,這樣的生存模式,也確如網友擔憂的那樣,有一定的局限性。

比如說生活資源的短源,還有孩子的教育問題,都會給生活或多或少造成一定困擾。

所以,選擇「隱居」的生活方式,不僅需要勇氣,更需要長期應對各種困難的心理準備。

不管怎麼說,尚劍波夫婦不斷摸索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方式還是讓人敬佩,如今他們正在計畫創建鄉村文創街區,也許今後他們會憑藉自己的努力,會帶動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

走一條什麼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但只要滿懷熱情,認真生活,不管是在都市里,還是在泥土中,都能將日子過成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