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智老漢撿泥3年,徒手建「7層危樓」,只為等弟弟回來

「等我弟弟回來我們就有地方住了。」

望著搖搖欲墜的泥樓,這個滿身泥濘的七旬老漢癡癡地笑了,一旁的村民打趣著這個老頭:

「胡老漢你弟弟死啦回不來啦,蓋給誰住。」

圖1

老漢聽見這話像被踩了尾巴的老虎,頓時火冒三丈對著來看熱鬧的村民們罵道:

「我弟弟沒死,死了我蓋什麼房子,滾滾滾都給我滾。」

看著老漢滑稽的姿勢眾人笑得更大聲。 七旬老漢僅憑一己之力撿拾泥巴木棍,如燕子築巢般建造七層小樓,等待外出打工的弟弟回家,如今怎麼樣了呢

怪異的土樓

2016年一個農村裡,出現了這樣一處奇特的景觀,某個村民家中建造起了一間四層「小樓」。

但是此小樓非彼小樓,這座小樓形態格外「潦草」,小樓的整體就像一個巨型的廢棄鳥巢,形狀並不是很規整, 房屋牆體是由泥巴和木棍搭建,所以在初冬的寒風中有些搖搖欲墜仿佛下一秒就會轟然倒塌。

圖2

這樣的危樓根本不能住人, 可是這位名叫胡光州的老漢卻要堅持住進去,只因這是他修建良久的「家」。

這個怪異的建築物的由來還要從2013年說起,那年年初村裡就出現這樣一道奇特現象,癡癡傻傻的胡老漢開始推著板車從村頭竄到村尾,撿拾別人家不要的木材石頭。

不管是燒火的柴火還是旱廁旁的老石頭,只要是胡老漢覺得好的材料,一律推著板車往家運。

看著胡老漢每天忙的腳後跟打頭,有同村的就調笑他:

「胡老漢幹什麼啊?著急忙慌撿材料娶媳婦啊?」

每到這時胡老漢都嘿嘿一笑解釋道:「不娶媳婦不娶媳婦,建房子給我兩個弟弟娶媳婦。」

聽見這話同村村民的笑聲戛然而止,同情的看著這個可憐的胡老漢無奈的搖了搖頭。

圖3

悲慘命運

說起這胡老漢,村裡人無不連連惋惜,感歎一聲命運不濟。 胡光州從小便家境貧寒,但因為還有兩個弟弟,所以胡光州的童年雖然清貧卻過得十分快樂。

小時候弟兄三個常常你追我趕嬉笑著前往幾公里外的學校讀書,那是胡光州童年最快樂的時光。隨著時間流逝胡光州漸漸長大,那時的胡光州腦袋還很機靈,作為家中的老大雖然只比弟弟們大幾歲,但是胡光州已經早早承擔起做哥哥的職責。

同弟弟們一起念書時,只要弟弟們在學校受了欺負,胡光州立即挺身而出為弟弟們討個公道。在家時胡光州也是格外懂事,一放學便開始喂豬喂羊幫著父母下地。

後來逐漸懂事的胡光州不僅主動輟了學,外出打工供弟弟們上學,還放下豪言要供兩個弟弟結婚成家,對于這個哥哥兩個弟弟有著說不清的感激,道不完的情誼。

但命運並沒有善待這個懂事的孩子,在胡光州正值青春年華時無意一次風寒,讓胡光州忽然一夜之間發起一場高燒。

或許是勞累過度或許真的是風寒兇猛,讓胡光州這一病就整整三天高燒不退。胡光州的父母用盡了所有農村土方也不見成效, 眼看胡光州已經燒的呢喃,便火急火燎將胡光州送到了縣醫院,但是因為燒的時間太久胡光州還是晚來了一步,胡光州的腦神經因此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傷,自高燒消退之後胡光州便變得癡癡傻傻再無之前聰穎。

又現波瀾

胡光州忽如其來的高燒將本不富裕的家打了個措手不及,本靠胡光州供養的兩個弟弟無奈只得輟學打工, 而胡光州也只能留在家中由兩位年邁的父母照料。

這一晃就幾十年過去了,胡光州的父母也相繼去世,只留下胡光州一人守在空蕩蕩的老房子裡望著天黑天亮。

村裡面想將胡光州安排在養老院裡度過餘生,但不管好說歹說胡光州都不願離開老房子,因為胡光州心中仍守著一個承諾,他在等待兩個弟弟的回歸。

圖4

幾年前兩個弟弟回家過年在臨行時對胡光州說,等掙了錢就給胡光州翻新老房子還帶胡光州到城裡坐汽車,所以胡光州沒事就坐在老屋前,等待著兩個弟弟出現。

但命運並沒有輕易放棄這個苦命的老人,在兩個弟弟向胡光州許下這個承諾沒多久就傳來一個噩耗—— 兩個弟弟都在城裡相繼去世,一個弟弟是在打工途中出交通事故意外身亡,另一個弟弟在一場惡疾中也不幸離世。

這個消息傳到村裡時,村中曾有幹部前往胡光州家慰問他,但是癡癡傻傻的胡光州對死亡根本沒有概念,依舊逢人就講等自己的兩個弟弟在城裡有出息了,就接自己去城裡住樓房坐汽車,時間一長村裡的人也從最開始的同情到後來的麻木。

蓋土樓供弟弟結婚

胡光州等待的時間一長便也從最初的希望慢慢變成絕望,但是他不太聰明的腦袋又想到一個主意: 既然弟弟們不肯來接自己,那自己就在家中修建一所房子,讓弟弟們回來住樓房。打定這個想法之後胡光州說幹就幹,便出現了開頭的一幕。

胡光州如小鳥築巢般拖來泥巴木頭石頭塊,將這些東西一層層壘在一起。在胡光州呆呆傻傻的認知裡並沒有房屋結構和建材這一說,所以他只以自家老房屋頂為地基,在屋頂上向上搭建「屋子」。

沒有材料胡光州就外出去撿拾,村裡撿光了就步行幾公里去鄰村撿,石頭木頭不夠了就撿紙殼塑膠袋, 只要對胡光州來說能加固房屋牆體的東西胡光州就往家裡拾。

圖5

沒有工人胡光州就自己幹,搭梁壘砌糊牆胡光州一個人幹得津津有味。通常胡光州都是天不亮就起來零零散散幹到天黑才沉沉入睡。

漸漸地胡光州的「房子」壘出了一些苗頭,從屋外看有窗子有門的,讓村民們結結實實看了個熱鬧。

但是看著胡光州忙得連飯都吃不上,好心的鄰居也會時常勸胡光州不要幹了,並一遍一遍提醒他胡光州的兩個弟弟早死了。

或許是真的對死亡沒有概念,或許真的無法接受這個現實胡光州從不聽任何人的閒言碎語,毅然埋頭苦幹蓋的起勁。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在建造樓房第三層是突如其來的一場暴雨打亂了胡光州所以的計畫,因為牆體是用泥巴糊上的,所以經雨水一沖房子有些支離破碎,次日胡光州在修繕房子時站在搖搖晃晃的房子上,不幸從高處摔落,將腿摔了個骨折。

圖6

自此之後胡光州的身體大不如從前,但恢復過來的胡光州依舊沒有忘記那個建造小樓的夢想,為此胡光州收拾收拾又開始馬不停蹄的接著建造。

眼看胡光州的「豐功偉業」拔地而起村委會的人可不幹了,因為隨著胡光州的「小樓」越建越高所存在的風險就越大,本來就是一座「危樓」倒塌的風險很大,先不說哪天轟然倒塌砸到了路過的村民,就單說這胡光州一人,生活在這種地方,如果哪天土房倒塌,很可能就沒有上次僅僅是摔斷一條腿的好運了。

為此村委會派了不少人來跟胡光州做思想工作,希望胡光州不要再建了將土樓扒了。但是胡光州信念很堅定: 「不建到七層不甘休!」

認准這個死理的胡光州被勸返了後來只要來人胡光州就轟,到最後甚至拿著木棍對著村民們「刀劍相向」。

無奈村委會的工作人員只能任由胡光州接著建造「樓房」,並通知村民們小心避開胡光州家,以防樓房倒塌有人誤傷。

村民們都知道如果胡光州這七層「小樓」建造不好,胡光州就是蓋到死也不可能善罷甘休,所以村民們總是明裡暗裡幫著胡光州早日完工, 不是東家送來幾袋料子就是西家扛來幾根木頭,緊趕慢趕胡光州的「小樓」用時三年半終于在2016年完工。

圖7

終于搬離

這棟小樓雖然是按照胡光州說的有七層,但滿打滿算高度也僅僅只有普通三層樓房的高度。但是這棟沒有使用一袋水泥一根鋼筋, 僅憑一位智障老人建造起的小樓,從樓下往上看一層層的土房淩亂中又帶著驚豔,堪稱奇跡。

因此胡光州的故事也傳到了十裡八鄉,引得媒體和記者爭相報導,甚至吸引來了一些建築專家想一睹這棟小樓的芳容。

但是經過建築專家檢測胡光州的房子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同時還兼具著極大的危險性,很可能一場暴雨就會讓胡光州三年的心血都毀于一旦,嚴重的話居住在其中的胡光州也會有生命危險。

這下村委會不能再次坐視不理放任胡光州繼續胡鬧了,于是村委會再次派人前往胡光州家勸說胡光州搬離,但是胡光州的態度很強硬, 對于前來勸說的工作人員依舊是那兩個字——不搬!

圖8

在吃了幾次閉門羹後,工作人員想出了一個好辦法,他們委託鄰居告訴胡光州:

「你弟弟都已經成家立業了,這麼小的房子你要是住在這裡弟弟們就住不下了,你還是搬走吧。」

一聽見自己的弟弟住不下胡光州再也按捺不住,火急火燎便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搬離這裡。

眼看終于將胡光州帶到養老院,村委會得以松了口氣,但是一轉眼又看見胡光州這在寒風中岌岌可危的小樓,村委會的工作人員們頓時又愁眉不展。 對于這棟小樓的去留村委會還無權決定只得往上申報,以求解決方案。

而上頭領導聽聞胡光州的故事之後決定將這棟堪稱奇跡的土樓保留下來, 並撥下一筆款項為胡光州在老房子旁又修建了一棟新房。

這可如了胡光州的心願,因為胡光州受不了養老院的生活,心中還掛念著外出的弟弟,抓到機會就隔三差五就往家裡跑,而新房建成胡光州便可名正言順的搬了回去。

回到家的胡光州更加快活了,時常背著手在村中悠悠閒逛西家看看東家嘮嘮,更多的時候胡光州依舊坐在門前等待著兩個弟弟的歸來。

而胡光州的小樓已經被村委會特殊保護起來,如今已經成為了當地一個特殊景點,常常有外來的遊客前來駐足觀摩。

再反觀胡光州,無兒無女也沒有什麼親人,完全靠著政府提供的低保過活,所幸村裡的村民都很照顧他,常常讓胡光州免費吃喝,逢年過節還往胡光州家裡送米麵糧油,儘管日子清貧但是胡光州癡癡傻傻不懂得什麼知足不知足,只要有的吃的飽穿的暖,心中有期盼有信仰,在胡光州心裡自己就是過著神仙一般的日子。

結語

在有些人看來胡光州奮不顧身地建造樓房是癡傻是愚笨,但是往深扒胡光州的本質,只是一個處處為兄弟著想的兄長罷了。這個癡癡傻傻的兄長就算忘記了如何自理如何同人交流,卻依舊忘不了為弟弟的未來打算。

在旁人看來胡光州這三年來就是在做無用功,但在胡光州自己看來其實他只是為自己壘砌了一個「信仰」,沒准他並不是不知道弟弟已經去世了,而是在他的智商水準還認知不到什麼是死亡,又或許他根本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在他看來只要造出房子弟弟們就有可能就會回來,自己活著也就有了個盼頭,所以胡光州老人是實實在在為自己親手建造了一個「信仰」。

圖10

在反觀胡光州村子裡的村民,儘管知道胡光州在「胡鬧」卻由著他胡鬧,沒有去一次次打破他的夢想,而是見他執迷不悟反而伸出手去幫助他。

在之後胡光州被妥善安置後,也沒有一意孤行的將老人的心血一股腦全部拆除,而是小心翼翼的保護這個孤寡老人的思念與寄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