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歲女子忘不掉分手10年的男友,為了他逃婚,千方百計找到他:結局卻讓人心酸

2014年夏天,青島姑娘王曉委託《等著我》節目組幫忙找她10年前的韓國男友。

他們已分開10年,當初還是她提的分手。但這10年裡,她未曾忘記他,更因為放不下,她逃過婚,與母親鬧得極其不愉快,最終,在母親生了一場大病之後,她決定給自己作個「了斷」——找到初戀男友,問問他, 過得好不好,這些年,他過得好不好?是不是像她一樣,內心也有缺失?

01

2004年,24歲的王曉是一名對外漢語老師,與韓國學生徐昇鈞相戀。

兩人的初次相遇是在課堂上,彼此一見鍾情。

用王曉的話說,是 那種一眼萬年,天崩地裂的感覺。那一刻,仿佛什麼都不存在,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眼前只有彼此

徐昇鈞當眾表白,用韓語說「我愛你」。王曉羞紅了臉,在全班同學的起哄鼓掌聲中,佯裝鎮定,繼續上課。

下課後,徐昇鈞在王曉回家的路上等到她,遞給她一封情書。

情書寫得很蹩腳,用英語和中文拼音,外加蹩腳的漢字拼湊起來。

但王曉都懂,也愛了。

三天后,他們親密地牽手逛街。

如所有陷入熱戀的情侶一樣,他們也山盟海誓,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恨不能時刻黏在一起。

那些日子,太美好,以致日後回想起,盡是甜,深陷其中。

然而,其實幸福很短暫,只持續了兩個月。

深愛的人,總愛患得患失。一旦事情不受控制,嘎然而止或許是最好的辦法。起碼那時候的王曉是這樣想的。

所以,當徐昇鈞跟她說, 他的父母特意從韓國過來,為的就是看看她時,王曉一下就慌了。

見父母,意味著什麼,王曉懂,她也知道,韓國人其實挺傳統的。

但她無法想象,自己在24歲的年紀,離開自己的父母,放下在中國的一切,跟他到韓國,然後結婚生子。

她周身都在懼怕,甚至抗拒這樣的人生走向。

所以,在她以為無路可走的情況下,單方面向他提了分手。

徐昇鈞聽完,很傷心,完全不能接受,說我去廁所抽根煙。

抽完煙出來,他平靜了很多,才說,為什麼?我不明白。

王曉沒把真實想法說出來,只說自己不想去韓國。

她等著他說,那我來中國。

只要他說,她一定願意嫁給他。然而,他沉默了,始終沒說出她想聽到的那句話。

她與他,就這樣分手。

02

只是,像他們這樣開始熱烈,中途卻硬生生掰斷的親密關係,分手實在折磨人。

他不是沒做過努力。

但王曉回應他的是,抄了三首分手的歌,用漢字中文拼音標注好,送給他。

一個月後,徐昇鈞打電話給她,說:「我的手機壞了,你來幫我修一下吧。」

這是他最後一次為她妥協。但王曉沒去。

其實一分手,她就後悔了,她同樣痛苦。

但她以為,這只是分手後必經的一個階段,挺過去就好。

她以為,很輕鬆就能將他忘記。

然而, 她沒想到,10年過去,她仍忘不掉。他在她心裡遊蕩了整整10年。

分手最初兩年,她幾乎每天從7點30分開始,白天上8節課,晚上再上三四小時的課。

她試著用繁忙的工作來麻痹自己,不再想他。

而他,分手後,轉讀其他老師的課程,很快就通過漢語等級考試的七級,之後,去了北京留學。

從此天各一方。

但他仍像印子一樣刻進她心裡。時間久了,她甚至弄不清是忘不掉他這個人,還是因為不甘心,那麼熱烈的一段情,就被她輕易地放棄了。

說起來,他們之間還有過一次偶遇。那是在09年,在青島的一個地下商場和地下通道,兩個人擦肩而過。

他看到她,還停了下來;而她,明明也看到他,夢裡經常出現的那個人就在眼前,然而,那一刻,鬼使神差地,她從他身邊走掉了。

走遠後,她恍然大悟,匆匆跑回來找他,想叫住他,然而,再也沒找到他。

她站在人群中,悵然若失。

自那以後,她不想再陷在無望的感情裡,試著與看得上的男人約會,談戀愛,最後,準備結婚。

然而,在結婚前,王曉心裡始終忐忑,她感到自己始終無法給對方承諾,心底裡最柔軟的一處,一直藏有另一個男人的影子,始終揮之不。

沒有人代替得了他。

在這種心態下,最後,她逃婚了。

那個人,像一堵牆,擋住她所有向前走的路。

再後來,她始終無法談戀愛,更無法結婚。

年紀越來越大,王曉總是不願結婚,也影響著她與母親的關係。

母親身體不好,自然是希望女兒早日完成終身大事,苦口婆心地勸過不知多少次,奈何女兒總是不聽。

直到2013年,母親生了一場大病,做了一個大手術,王曉才妥協,想要聽母親的。

但在開始新的戀情時,她覺得,自己需要跟過去做一個了斷。

她想找到他,告訴他,這十年來,自己的心魔,也想問問他,是否還記住她?

03

可是,人海茫茫,一別十年,到哪裡找他?她只打聽到,他後來又來北京讀書,貌似是在民族大學。

于是,她找到《等著我》節目組。

在節目組的幫助下,終于打聽到,他曾在北師大讀漢語言文學,但已于2011年畢業回到韓國,目前居住在家鄉光州市。

徐昇鈞給王曉錄了一段視訊。她終于「見」到他。

只是,對于她的舉動,徐昇鈞卻顯得茫然不解。當初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實在太短,兩個月換十年念念不忘,無論如何看,都不對等,不值得。

所以, 他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找他。

當初的愛是真的,早就放下(那段情),也是真的,就像歌裡唱的「沒有什麼是永垂不朽」。

徐昇鈞說:「十年多了,我的性格,我的外貌,我周圍的環境都變了,也發生過很多事,我現在雖然知道你當時的感情,但是,現在回不去了,我不能回去,像十年前的我和你那樣。 我希望你找到一個好老公,生可愛的孩子,去過幸福的生活,這就是我所願的。」

所以,他走他的路,她走她的路,大家就當作彼此一個老朋友,有機會,可以見個面,聊聊天。

他很聰明地,沒有聊自己的生活。

王曉流著淚,卻笑了,是釋然的笑。

這種結局是最好的,她釋懷了,也知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