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離異母親缺席兒子成長11年,患重疾後逼兒子捐骨髓,兒子:別打感情牌

離異母親缺席兒子成長11年,患重疾後逼兒子捐骨髓,兒子:別打感情牌
2021/12/31
2021/12/31

離異母親缺席兒子成長11年,如今患重疾逼16歲兒子捐獻骨髓:「兒子,媽媽住院後每天都在想你!」兒子:「別打感情牌!你想的是我的骨髓!」

42歲的王慧芳是一位離異11年的單親媽媽,去年她被查出血液病,身邊親人都去做了配型,只有16歲的兒子陳斌配型成功。可是兒子卻拒絕捐獻,王慧芳認為,這是受到前夫的唆使和阻攔。

在等待移植期間,她的病情轉為惡性,如果再不接受移植,只有3-6個月的壽命。眼下她只能求助媒體,希望記者從中協調,說動前夫與兒子。

王慧芳生命危在旦夕,前夫和兒子此時消失,究竟是前夫阻止兒子捐獻,還是兒子自己不肯捐呢?

一,兒子陳斌:打感情牌沒用,是我爸不同意我捐

為了勸陳斌回心轉意,外公外婆特地從醫院趕回老家,帶記者一起前往陳斌就讀的高中。見到外公外婆到來,這位高挑的大男孩開門見山:「你們是想把我綁到醫院去嗎?」外公:「我們是想讓你去救你媽媽啊!」

陳斌不為所動:「如果你們敢擅自把我帶到那邊,我爸會直接報警和起訴,他是我的監護人,他不同意,醫院也做不了手術。」聽到外孫這麼說,外公著急了:「你媽也是你的監護人啊!你忘了小時候是在外公家裡長大的嗎?」

陳斌:「我爸養了我11年。」外公卻說:「我們養你的前5年,可比這11年艱難多了。」原來陳斌5歲前一直在外公家生活,直到父母離異,他便由父親獨自撫養。

外公外婆試圖以大學學費為條件,可是依舊遭到陳斌的拒絕:「算了別談了,你們找我爸吧,我是未成年人,沒有自主權。」見到這幅情景,記者拿出王慧芳前一晚錄製的視訊,希望母親的話能說動兒子。

陳斌擺擺手:「打感情牌沒用的。」視訊裡,傳來王慧芳充滿深情的聲音:「兒子啊,媽治病治了4個月,每一天都在想你!」陳斌低頭小聲嘀咕:「是想我的骨髓……」「兒子,因為你爸的阻撓加上你的猶豫,我現在只能化療了,你再不來,我們再也見不到了……」

視訊中,王慧芳更是直言,讓兒子放下包袱,不要受父親的限制,主動去捐獻骨髓,這樣他的人生才沒有遺憾。

至親連番勸說讓這個16歲的大男孩慌亂起來:「我早就說了我願意捐,我願意捐啊!可是你們得找我爸啊,要他簽字才行!」

原來陳斌也很關心母親,從母親生病第一天起,他就在網上了解了幹細胞移植的各種資料。他並非不願意救母親,而是父親不同意。所以他不願意違背父親的意願。那陳斌的父親為何要阻止兒子挽救親生母親呢?這中間又有什麼瓜葛?

二,前夫:想讓兒子捐,王慧芳必須轉到公立醫院

眼見外公外婆不願意離去,陳斌借記者的手機撥通了父親陳志堅的電話。陳志堅冷靜地表明瞭態度:想讓兒子捐獻骨髓,王慧芳必須要轉到本地公立醫院治療,這樣對母子倆都有好處。

他認為王慧芳目前就診的私立醫院並不靠譜。外公著急地解釋為何女兒會選擇在這所醫院接受治療,只是對方不願多說,聲稱在外地出差,就掛斷了電話。

陳斌也希望在本地醫院捐獻,這樣他和母親的身體情況都能更好地得到監控。從學校回來,陳斌的外婆拿出以前的老照片,反復摩挲,想到女兒的病情,這位老人淚流滿面。

她說自從女兒離婚後,忙于工作無暇顧及外孫,5歲的外孫再沒有享受過完整的父愛和母愛。但是每年寒暑假外孫會來他們家長住,和他們二老感情很是深厚。自從女兒得了病,原本親密的祖孫感情,也變得複雜起來。女兒王慧芳急需外孫的骨髓移植,另一方面,每天高昂的醫藥費,讓她不得不將名下兩套房產低價出售。

外公外婆帶領記者來到王慧芳的住處,這是一套90多平的房子,鞋櫃上擺滿了高跟鞋,梳粧檯上掛滿了首飾,可以看出王慧芳是一個精緻的女人。而另外一套300多平的複式外加50多平的車庫,也一直空著,就等著有人能夠買下,換回女兒的治療費。房子待售,外孫捐獻骨髓又懸而未決,兩位老人從沒有想過,人到晚年會迎來這麼大的壓力。

為了女兒,他們表示會拼盡全力,勸說前女婿和外孫同意捐獻。就在這時,陳志堅的弟弟主動給記者打來電話,透露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內幕。

三,陳志堅弟弟:他們只顧女兒,從沒想過我侄兒的感受

在電話中,陳志堅的弟弟透露:自從去年王慧芳想讓兒子捐獻骨髓後,就不斷給前夫陳志堅施加壓力。在這次找媒體之前,王慧芳還找了陳志堅單位、市里以及省裡的領導反映情況。

結果就是領導輪番找哥哥談話,給他造成很大壓力,所以哥哥才不願意與王家人再次溝通。說完這些,陳志廷的弟弟主動約記者及王家人面談。

一見面,他就指責沖陳斌的外公外婆,從沒考慮過外孫的感受。先是瞞著陳家人,悄悄帶陳斌抽血做配型;配型成功後,王慧芳又每天給陳斌打無數電話,已經嚴重影響了侄兒的學習。

聽到陳志堅弟弟的控訴,兩位老人若有所思,又急忙解釋:「女兒的頭髮已經掉光了,狀態很不好,醫生說不移植只能活3-6個月,移植還有一線生機!」陳志堅弟弟反問:「你們只考慮女兒,考慮到外孫了嗎?你們輪番騷擾,有沒有想過16歲的孩子能承受住這些壓力嗎?」

前些天,從未在他們面前哭過的陳斌,卻號啕大哭。陳斌親口向父親說,他很愛媽媽,但對骨髓移植也充滿了恐懼。這種糾結的心理,已經讓一個16歲的孩子瀕臨崩潰邊緣。

到了這個時刻,兩位老人依舊試圖衡量他們對陳斌前5年的付出,是否比陳志堅11年的付出更多。外公繼續解釋:「他只是稍微犧牲一點,不是大事,對生命沒有威脅的。」

而叔叔卻擔心陳斌的身體健康,在他看來,任何手術都有風險,都有可能出現問題。外公打著包票:「如果有問題,我們全權負責!外孫在我心裡就和孫子一樣!」陳志堅的弟弟表示,他們從沒有阻止陳斌捐獻骨髓,只是他們要保證孩子的安全。

所以他們建議:還是在本地公立醫院做,這樣對王慧芳的治療有保障,陳斌的健康也能受到監控。外公卻解釋:女兒的身體狀況已經無法承受長途奔波,哪怕一次小感冒,都能要她的命。這一次的會面,再次陷入僵持:雙方態度堅決,母子此刻相距千里,骨髓移植又如何進行呢?

四,母親王慧芳:兒子要是不給我捐獻,一輩子都要受到道德的唾棄!

得知陳斌叔叔的想法後,王慧芳的情緒接近崩潰。她向記者發來和兒子的聊天記錄,證明兒子確實想為她捐獻,只是顧慮前夫的感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