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家976億的富豪郭家富:曾豪擲2.68億為員工買房付首付,破產后靠昔日員工眾籌治病:善有善報

2018年1月,躺在病床上的郭家富看到一夜之間憔悴不已的妻子,他后悔了。

如果當初自己沒有那麼急功近利,也許如今的一切就不會發生。

想當年,他曾豪擲6000多萬(約新臺幣2.68億),為公司員共支付430套江景房首付;500多萬新臺幣的保時捷說送就送,一送就是十幾輛。

那個時候,誰不想跟在他「富僑四哥」的身邊,然而誰又能想到,曾經顯赫一時、身價218億(約新臺幣978億)的足浴大王,最后竟然連100萬(約新臺幣450萬)的手術費都交不起。

看著默默流淚的妻子,郭家富放下面子,不再阻止妻子發「輕松籌」求助。

他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活著的希望,要靠別人施舍。

從風光無兩的百億富豪,到負債累累眾籌看病的光桿司令,郭家富究竟經歷了什麼?

01

1969年,郭家富出生在大陸重慶,他的出生愁壞了父親,那時郭家已經有了3個兒子,在那個年代,大陸人人都為吃發愁,想養活4個兒子可是不那麼容易的。

郭家富6歲的時候,父親為補貼家用,就在鄉里做起了小生意,受到父親影響,上學之余郭家富也開始做起了生意,周六日早上賣早點,夏天在學校賣冰棍,凡是可以賺錢的他都賣過。

國中沒畢業,郭家富就輟學跟著大哥郭家榮去廣州打工。初到廣州,兄弟倆因為沒有學歷,也沒有一技之長,吃了不少苦,就在他們走投無路準備回老家時,郭家富迎來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彼時,廣州興起了一種足浴按摩服務,街頭開了不少足浴店。

足浴店都招學徒工,不僅管吃管住,還能學手藝,除此之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入行門檻低。

于是兄弟倆放棄了回老家的念頭,在一家足浴店做起了學徒工。

郭家富小時候跟著鄉里的老人學過武術,對人體穴位有一些了解,沒多久就掌握了足浴按摩的技巧。

過硬的專業技術,再加上優質的服務態度,郭家富很快就成了店里的高級技師,回頭客也越來越多。漸漸地,郭家富不再滿足于當一個捏腳小弟,他也想當老板。

上世紀90年代,雖然大陸廣州足浴生意紅火,但是在重慶,足浴還沒開始流行。

從小積累的經商經驗,讓郭家富嗅到了商機,他想回老家搶占這個還未被開發的市場,他將想法告訴了大哥,2人一合計決定回重慶籌錢創業。

1998年,郭家富拿著和哥哥們湊齊的4萬元(約新臺幣17.92萬),租了一間18坪的門面房,簡單裝修之后,就準備開始營業。

當時足浴行業在重慶還沒流行起來,來富僑足浴店體驗的人特別少,一連6個月都處于虧損狀態。

為了招攬顧客,郭家富四兄弟親自跑到路邊發傳單,慢慢地開始有人來店里體驗,來店的顧客,郭家富都用心對待,夏天最熱的時候沒有空調,還親自站在邊上給顧客扇扇子,憑借專業的按摩手法,郭家富征服了一個又一個顧客,不到半年富僑足浴店在當地打響了名氣,足浴店也扭轉虧損。

隨著生意越來越好,這個18坪的門店就有些不夠用了。4兄弟一商量,決定再租一個大一點兒的店面。

多方考察之后,他們在沙坪壩選了一家60坪的店面。

分店生意穩定后,兄弟4人開始向其他城市擴展,5年的時間,就在全中國開了50多家分店。

隨后,他們又開了一所足浴培訓學院,由郭家富擔任技術導師,優秀的技師畢業后直接推薦到店里實習。

自此,富僑足浴在大陸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

然而隨著錢越掙越多,郭家富的野心也越來越大,他不再滿足于現狀,也因此和3位哥哥產生了分歧。

02

2004年,在一次會議上,郭家富提出應該趁熱打鐵,以最快的速度占領中國足浴市場;這個提議遭到了其他兄弟3人的反對,他們認為「閃電戰」不利于現階段的富僑足浴,不僅成本高,還無法預估風險。

因為經營理念的背道而馳,郭家富提出了分家,自立門戶后,他創立了「家富富僑」這個品牌。

沒了哥哥們的掣肘,「家富富僑」已經成了郭家富的一言堂,再也沒有人來限制他的野心。

為了能快速占領足浴市場,他采用加盟連鎖的方式擴充店鋪。

不到幾年時間,就400多個加盟商加入,再加上200多個直營店,彼時郭家富在中國已經有600多加店鋪。

那段時間,家富富僑的年產值達到了13億元(約新臺幣58億元),每年單是利潤就有6.84億元(約新臺幣6.84億元),有媒體評估郭家富的身價已經達到了218億(約新臺幣976億元),成了重慶首屈一指的富豪。

據說當時郭家富只憑借手中的流動現金,能排進重慶富豪榜前十。

在家富富僑的帶領下,重慶足浴行業也快速發展了起來,直接帶動了當地GDP。

出身寒微的郭家富,知道從事這個行業有多不容易,也知道但凡來做捏腳工作的人,大多家庭條件都不好,所以他在自己能力范圍內給員工們最優厚的待遇。

不但報銷員工的衣食住行和日常開支,年底完成績效考核的員工,還能拿到幾萬到幾十萬的獎金。除此之外,如果有員工在生活中遇到困難,公司也會提供資金補貼。

得知員工住房難的問題,郭家富直接甩了6000萬(約新臺幣2.68億元),為430名一線員工支付了江景房的首付,之后又送了12輛價值一百多萬(約新臺幣450萬元)的保時捷,高管一人一輛。

那時跟在郭家富身邊的人,每天數錢數到手軟,每一個人都從心底感謝這位豪爽大方的老板,彼時人人都喜歡喊他「四哥」。

這個時候的郭家富怎麼也不會想到,也正是這個時候舉動,讓員工心存感激,在他困難的時候,救了他的命。

蛋糕越做越大,郭家富也越來越膨脹,他漸漸忘記商場如戰場,一步走錯,很可能就全盤皆輸。

03

沒有人知道郭家富心里一直藏著一個秘密,那就是他要靠洗腳洗出一個上市公司。

底層出身的郭家富一直沒有忘記世人對足療行業的偏見,大多數人都是看不起捏腳的人的。就連員工本身也看不起這個職業,很多人怕丟面子,對外不愿意承認自己是捏腳的。

郭家富一直想把家富富僑做成上市公司,以此來消除人們對足療這個行業的偏見。

當他將這個想法透露給身邊的人時,有一個高管投其所好,開始給他介紹風投公司,并且還信誓旦旦地保證,這樣能更快推進家富富僑的上市之路。

在這位高管的牽線下,郭家富很快就和風投公司簽訂了合同。

合約上規定,家富富僑要在2009年之前完成首次開幕股集資。

為了短時間內快速提高品牌知名度,郭家富一面以更快的節奏開設足浴店,一面開始接受投資公司的指導進軍高端奢侈品行業。

他拿出1.5億(約新臺幣6.72億元)資金,投資開設了8家鉆石直營店,然而沒過多久,就因為定位有誤倒閉了5家,直接虧損了3.8億(約新臺幣17.02億新臺幣)。

這次的失敗不但沒有讓郭家富一蹶不振,反而更加激進。

2007年,郭家富拿下了一個官方項目,在江津建一所地標性超五星級酒店。

原本他計劃投入3、4億元(約新臺幣18億元),就能進入地產行業,真正實施的時候,才發現想建一個五星級酒店并不容易,建設資金遠遠超出他的想象,那時正趕上金融危機爆發,銀行停止向地產、酒店工程放貸。

無奈之下,郭家富挪用了足療店的加盟費,然而這些加盟費根本堵不上資金缺口,于是他借了一筆民間貸款,單是利息就有1.7億元(約新臺幣7.6億元)。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邊剛解決了資金問題,那邊加盟店又出了事。

因為各地加盟店開得太快,家富富僑對加盟商承諾的后續服務跟不上,讓加盟商們感到不滿,發生了很多糾紛。但當時加盟商的抱怨在當時的郭家富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那時他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酒店建設上。

為了在家鄉父老有面子,以及為家富富僑上市造勢,郭家富投了8個億(約新臺幣35億元),來建造富僑大酒店。

他將手中的所有現金都砸了進去,直接導致運營資金斷裂。

郭家富的上市夢破碎,還背上巨額負債。

04

哥哥們聽說這件事后,前后籌集了9000多萬(約新臺幣4.03億元)幫他還債,然而這個數目在巨額債款面前,也只是杯水車薪。

為了還債,郭家富變賣了200多家足浴直營店。

十年心血,一夜清零。那之后郭家富一度銷聲匿跡。

2015年,消失3年的郭家富重出江湖,他找到了當初失敗的原因,一切都怪自己太急功近利,一步錯,步步錯。

想明白后,他決定回歸老本行,做專業技能培訓,希望通過自己過硬的專業技能,東山再起。于是在哥哥們的幫助下成了友意斯足療培訓基地。

然而就在友意斯發展穩定之后,一張病情診斷書將郭家富再次打入谷底。

這些年,郭家富身負巨額外債,每天忙著賺錢還債,壓力很大,身體時常感到不舒服。

剛開始沒當回事,等實在受不了去醫院檢查的時候,已經是肝硬化晚期,要想活下去,只能做換肝手術。

此時的郭家富根本沒錢做手術,他賺的錢都還了外債。

無奈之下,郭家富的妻子只得在輕松籌上發布求助信息。

好在當初郭家富的員工們念著昔日老板的好,看到四哥遇難,紛紛慷慨解囊,湊齊了手術費,還留言鼓勵郭家富一定要戰勝病魔。

2018 年,郭家富在廣州的醫院做了肝臟移植手術,痊愈歸來后,跟3個哥哥一同開設了重慶文理學院富僑健康管理學院。

這也是分開15年后,兄弟4人重新抱團出發。

2021年1月10日,郭家富又在山東聊城開了一家郭氏富僑足浴店,生意火爆,幾天的時間營業額就超過了10萬(約新臺幣48萬)。

縱觀郭家富的一生,從身價976億新臺幣到欠了一屁股債,他所經歷的一切都源于他的急功近利,以及對自己缺乏清晰的定位和認知。

在巨額的財富面前,他的野心被無限放大,忘記了足療本來就是服務于百姓的服務行業,為追求不合實際的上市,一意孤行,在自己專業領域之外盲目擴張,最終因為自己的貪婪冒進吃了大虧。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急于看到結果,而忽視過程。

俗話說:「飯未煮熟,不能妄自一開;蛋未孵成,不能妄自一啄」。

在這個快速發展的時代,我們很容易像郭家富一樣,變得浮躁,力圖疾步爭先,忘記初心。

人生之路,不能操之過急。

要知道被催熟的果子,即便外表鮮艷誘人,內里的果肉也會食之無味,經不起推敲細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