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坐擁千萬資產,兒子卻流浪街頭7年,走投無路投奔老父卻被拒之門外,父親:是他自找的!

2016年冬天,一輛麵包車正穩穩地停在了一處民房門前。車的後座坐著一位胡茬茂密的流浪漢小夥,此刻的他正呆滯地看向車窗外冷風呼嘯著的一切,眼神裡滿是落寞與無奈。

前面高大的民房就是他的家。但準確一點來說, 這應該是他「曾經」的家。

流浪漢的名字叫羅宇,今年只有二十歲的年紀。但讓人沒想到的是,年紀輕輕的他早就已經經歷了 七年的流浪生活。在這七年的時光裡,他受盡了社會艱苦的折磨與壓迫,歲月的風雨也讓他的面龐與同齡人相比顯得更加的頹唐與老成。

現如今,他攜一家四口來到此處,目的也只有一個: 找到自己七年都未曾聯繫過的父親羅中良,希望他能幫幫自己現在的處境——現在的他,早已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了。

而他口中的父親羅中良,乃是鎮上有名的千萬級富翁,富甲一方。不僅經濟實力雄厚,在鎮上的名氣也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富翁的兒子竟然已經淪落到了流浪街頭的地步?這就不禁讓人有些瞠目結舌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讓這對父子斷絕關係七年都不曾相見?而這其中,又究竟藏有哪些令人不勝唏噓的心酸過往?

家有叛逆兒子,轉手交予他人?

父親羅中良年輕的時候就是一個不走尋常路的狠人。他敢打敢拼,商業思維十分發達。當別人都還在默默地受雇于他人打工的時候,他早就已經把目光投向一些有潛力的民生自營產業了。

說幹就幹。在經過了幾十年的艱難打拼後, 羅中良從一個兩手空空的窮光蛋一躍變成了鎮上有名的千萬家產富翁,單是門下的產業就已在鎮上連開數家,營收入十分可觀。

巨大的成功讓羅中良一夜之間風光無限。對于目前所擁有的這一切,他自然是十分滿意的。但唯獨有一件事卻一直成為他心中的一塊疙瘩,讓他時常為之頭疼——那便是他那叛逆的兒子羅宇。

因為羅中良事業的成功,羅宇從小就過上了優渥的生活。因為是老來得子,所以羅中良一直都十分溺愛他,在他上小學的時候就給他充足的零花錢用,讓年少的羅宇根本不用為物質而發愁。

但這樣久而久之,羅中良就突然發現兒子的行為開始有些不對勁了。原來羅宇在上學的時候,總喜歡跟學校裡面的小大人廝混。 為了融入他們,羅宇就用父親給的零花錢給他請客,有時候甚至是直接就把錢分給他們。

這還不算完。為了讓他們能帶著他一起玩,羅宇在零用錢用光後就開始從家裡偷錢出來,並且偷竊的數額也越來越大。這些錢最後羅宇也是一分錢都沒給自己花,最後通通進了他那些「狐朋狗友」的口袋裡。

羅中良在得知兒子的這些惡劣行為後也是第一時間對他進行了言語教育。每次這個時候的羅宇認錯態度都十分積極,父親在訓斥他時他都是一聲不吭,擺出一副受教了的樣子,讓人以為他已經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可令人惱火的是,事實並非如此。在教育完羅宇後,他依舊是我行我素,第二天再次重拾「老本行」繼續從家裡面偷錢,怎麼說都不聽。

儘管之後訓誡的方式已經演變成了上手的地步,但羅宇還是固執如初,完全不把羅中良苦口婆心的教育當回事。這樣久而久之,羅中良說也說累了,打也打累了,最後也是決定不在他身上繼續折騰了。

當時的他心裡對羅宇也就只有一個要求—— 只求他不犯什麼致命的錯誤,能夠老老實實念完國中就行了。可就是羅中良這樣一個如此「渺小」的心願,羅宇顯然也不是很配合。

當時的羅宇極度叛逆,整日就知道在外與社會人士們混在一起,後面甚至都變成有家都不想回的局面了。這樣一個十多歲出頭的小男孩有家不回睡大街。這換做誰看都是不正常的。終于,尷尬壓抑的父子氛圍最終讓兩端的導火線徹底爆發。

2008年,羅宇突然消失不見,家裡和學校全都找遍了,可就是找不到羅宇的身影。羅中良只感覺天都塌了,出動全部關係去鎮上尋找。就這樣火急火燎找了七天七夜後,最後終于在鎮上的一間網咖裡找到了正在瘋狂敲擊鍵盤的羅宇。與以往一樣,羅宇還是那副一言不發低頭認錯的模樣,唯一不同的則是他眼下此刻掛著的 腫脹眼袋與疲憊的黑眼圈。

不聽家長勸告,擅自離家出走,偷錢結交狐朋狗友,羅宇三番五次的惡劣行徑也終于讓羅中良心中繃著的線徹底崩潰。此刻的羅中良怒目圓睜,心中升起一股憤怒的火焰:他覺得兒子的心智已經完全不正常了。為此,他在內心瞬間有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不再負責他今後的生活,並將兒子送回去,送到他之前的生父那裡去。

轉手被遣回家,富家公子流浪

原來羅宇從始至終都不是羅中良的親生兒子,是羅中良于1996年從一戶超生家庭領養回來的。為了這個「兒子」,羅中良還專門交了3萬元罰款才成功給羅宇上了戶口。

在九十年代,3萬元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由此也可見當時羅中良對羅宇的喜愛之情。儘管有些不舍,但羅中良最後還是跟羅宇原來的養父王志高簽了協議,並且多給了王志高4萬塊錢的贍養費,這樣也算是 仁盡義至了,了無牽掛了。

原以為羅宇回到養父家後就能改過自新,聽從原來父母的教導。但是僅僅回家過了兩個月後,一則驚人的消息又重新爆了出來—— 羅宇這下是徹底決定離家出走了,出了家門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就這樣,年僅十三歲的羅宇正式開始了他的流浪生活。

此時的羅宇前腳剛離開家,哪裡知道社會的險惡。從小養尊處優的生活讓羅宇養成了好吃懶做的壞習慣,雖然有手有腳,但讓他打工去養活自己簡直就是癡人說夢。沒辦法,為了活命他腦子裡突然蹦出一個絕妙的「好主意」—— 那就是以羅中良兒子的名義去跟羅中良的朋友親戚們借錢。

剛開始這招還算是屢試不爽。憑著羅宇精湛的演技,許多親戚朋友在聽說羅老大的兒子竟然離家出走後都因為同情願意借錢給他。

于是一時間,羅宇靠此拿到了一大筆錢,而對于這錢什麼時候還,羅宇也是撓撓頭表示: 肯定是去找我爸羅中良啦。

這下羅宇是逍遙自在了,但他父親羅中良卻因此陷入了困擾之中: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面對之後源源不斷的親戚討債大隊,羅中良也是從中知道了事情的全部原委。

對此,覺得被利用的他氣不打一處來,對于正在流浪的羅宇他同樣也是狠下心來不去過問。這下羅宇算是兩邊家庭都徹底得罪了,開始孤身一人漂泊在外。因為怕遇到欠債的熟人,羅宇連鎮上都不敢多待,只好離開鎮子四處流浪。

其實對于自己的身世的真相,羅宇一直都是心知肚明的。本來他也覺得這沒有什麼,畢竟有著養育之恩,自己也總該知足。但他從小所處的環境卻一次又一次地給予了他十分沉重的打擊。

不滿被視為商品轉手,落魄少年終吐心聲

2016年,這是羅宇流浪的第七年。在這七年裡他還是一事無成,將好吃懶做貫徹到了極致,而他也為此也吃了太多的苦頭。但儘管身無分文一直在流浪,但羅宇還是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摯愛——一位比他大了整整七歲的女孩。兩人在相遇後馬上墜入愛河,並且迅速成婚,婚後妻子還給他生了兩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而婚後的羅宇還算有點振作的模樣,為了養活家庭,他開始去打一些零零碎碎的散工。可即便如此家裡還是入不敷出,生活都快成了問題,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了。為此,他也是找到了一檔尋親節目組,希望他們能夠為自己聯繫到曾經的養父羅中良,讓他能夠伸出援手幫助一下他們一家四口。

而一個富商的兒子為什麼會這樣在外狼狽流浪多年呢?抱著這個疑問採訪人員仔細詢問了羅宇,而羅宇也將自己多年來選擇出走的原因全盤托出。

原來在羅宇上小學時他的同學們就拿他的身世去嘲笑和歧視他,這讓他在他們面前根本抬不起頭來:別人都是父母親生的,自己卻是別人撿來的,這讓羅宇覺得自己天生就低人一等,因此性格也變得越來越自卑。

「你只有請他們吃東西他們才會願意跟你玩,你不給的話他們就會轉身跟別人去玩,抱團不去理你。」羅宇繼續說道,長滿胡茬的臉上盡是苦澀。

因為自己孤獨久了,所以羅宇就越來越嚮往溫暖。為了融入這個所謂的「大集體」,他也只好出此下策,用金錢的力量來換取同學們的親近。

儘管羅宇知道這只是一個假像,他們喜歡的是他手中的錢而不是自己,但羅宇依舊選擇用這樣的方式去挨近他們, 因為這樣做他才能受到來自大集體的短暫「尊重」。

這就是羅宇為什麼之前一直從家裡偷錢還屢教不改的原因。就算被羅中良誤會甚至打罵,他都不屑一顧,他所追求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歸屬感與尊重。

因為自卑慣了,所以他渴望這些具有人情味的「溫暖」, 儘管它是虛假的。

多天來的冷落、被生父生母的不待見以及此刻王志超刻意的指使讓羅宇終于無法忍受:原來在他們所有人的心裡,我就只是個能被隨意踢來踢去的皮球嗎?這樣的自己與在商場裡隨意買賣的商品又有什麼區別呢?于是就這樣,不堪精神折磨的羅宇兩邊為難,最後也是在家不到兩個月後選擇走上了獨自流浪這一條不歸路。

因為自己小時候有過被當做商品送來送去的經歷,這給他的人生帶來了極大的創傷,所以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後,羅宇不希望他們跟自己一樣過上悲慘的童年生活。

遲到的淚光中,父子二人終相認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一家人的生計問題。為了妻子與兒子,羅宇沒有辦法只好拉下臉面想重新找到養父羅中良,希望他能看在曾經父子一場的感情上能夠幫自己一把。

經過這麼多年羅中良也想明白了:兒子只是年少不懂事,只要他肯認錯回來,那麼自己就還是會像以前那樣待他如初,視作親生兒子看待。而這,也是羅中良此次前來的原因與目的。

父子相聚,解開了多年來內心復雜的情結。 兒子結束了流浪,父親找到了依靠——儘管來得有些晚,但好歹最終還是一個圓滿的結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