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29歲出交通事故成植物人,被親生父母丟下,女護工卻義務照顧17年

17年前,她在醫院做護工,照顧了一位因為交通事故變成植物人的姑娘。

17年後,姑娘成了她的親人,姑娘說:「她是我親媽。」

29歲的姑娘宋雨薇在旅遊時,不小心遭遇了交通事故。因為傷情嚴重,醒來變成了植物人。

家人害怕被女兒拖累,在醫院留下幾千元後就離開了。

醫院的護工項菊香,看宋雨薇可憐,便將她接回家中照顧,像對待親生女兒一般呵護,這一守就是17年。

原本被醫生判定成了植物人的宋雨薇奇跡般的恢復了意識,還逐漸有了自理能力。

17年不離不棄的照顧,讓一個素不相識的植物人重新獲得了新生,這大愛大善足以感動眾人。

照顧植物人宋雨薇的17年來,護士項菊香到底經歷了哪些困難?她又是如何克服重重困難,毫不猶豫地堅持下去的呢?

1、17年前她們是護工和病人

項菊香是農村人,家中有2個兒子。

大兒子由于家境困難,做了上門女婿。小兒子國中畢業後,去了縣委黨校學習兩年。她和丈夫不放心小兒子一個人生活,就跟隨著去了城裡。

一家三口,擠在一處廉價的單間出租房裡。屋內兩張床,中間用簾子隔開。兒子睡一頭的小床,項菊香和丈夫則睡在這頭的大床。這就是項菊香一家人在城裡的家了。

因為沒文化,48歲的項菊香和丈夫只能在工地上做搬運工賺錢。後來有熟人介紹,項菊香改行去縣人民醫院當護工。

做護工是個需要力氣的耐心活兒,要給病人翻身、擦身體.....若是遇到脾氣不好的病人,還得慢慢安撫對方的情緒。

病房的餐食很貴,為了省錢,她一般都只吃速食麵和饅頭。夜晚就在病床旁邊用個瑜伽墊打上地鋪。一旦病人有動靜,立馬得起來服侍。

項菊香還清楚地記得,那是2004年5月9日的一個深夜。

她才剛睡下就被病人叫起身,病人想要吃醫院對面那家的餃子,她只好穿上鞋去買。才剛剛走到醫院大廳,就瞥見呼嘯著的救護車一個急刹停到了醫院門口。醫生、護士簇擁著跑過來,隨後一個姑娘被抬上擔架。

其中一個醫生著急地喊,「快快,交通事故、情況緊急,準備手術。」一群人又迅速推著擔架朝著搶救室的方向跑去。

項菊香平日裡是個看電視劇看到動情處,都要流淚的人。見此情景,更是心生憐憫。默默的祈禱,希望這位姑娘一切安好。

她也沒想到,她與這位素不相識的姑娘會在第二天就有了交集,而這份緣分整整持續了17年之久。

這位出交通事故的姑娘名叫宋雨薇,29歲,是當地教育機構的一名教師。因為工作壓力大,她請了假來到這邊旅遊幾天,放鬆心情,沒想到在回酒店的路上,她乘坐的私家車發生了交通事故。坐在副駕駛的她受傷嚴重,當場就不省人事了。

經過了一夜的搶救,醫生終于將她從死神邊緣拉了回來,隨後被送往了重症監護室裡進行觀察。

宋雨薇由于腦部受傷嚴重,一直不醒,身邊又沒有任何家屬。第二天,項菊香被醫院指派照顧宋雨薇。

2、女護工照顧被家人放棄的病人

得知‬宋雨薇和她大‬兒子相仿的年紀,年紀輕輕就遭受如此飛來橫禍。項菊香很是同情,加上項菊香沒有女兒,生了兩個兒子的她常常做夢都希望有個女兒,使得她對宋雨薇的憐惜之情又增加了一分。

手術後三個月的宋雨薇,一直處在昏迷當中,每天都靜靜地躺在床上,對外界沒有任何反應。她沒辦法自主吃飯和排泄,都需要項菊香幫忙。

肇事者在支付了基本的醫藥費和三個月的護工費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而宋雨薇的家人,醫院這邊遲遲又聯繫不上。

這期間都由項菊香照顧,她照顧得很用心,每天為她細心清洗身體、換乾淨衣服。由于宋雨薇全身都無意識,根本不能自主翻身。

所以她每隔2小時都要為她翻身一次,也就意味著每天要搬動12次。再加上還要對四肢按摩,這對于護理者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工程。

三個月後,昏迷了的宋雨薇終于蘇醒了。醫生說,現在的狀態已經是植物人了,不能說話不能動彈,後續恢復成正常人的可能性很小。

此時,醫院這邊也終于聯繫上了宋雨薇的父母,父母隨即趕到了醫院。看著在病床上呆滯的女兒,宋雨薇的父母淚如雨下。

他們難以接受女兒變成了植物人的事實。

隨後他們找到醫院的主治醫生,說明瞭情況,家裡生活困難,實在沒能力照顧女兒。讓女兒變成這個樣子的是司機,那麼也應該由他進行賠償和照顧。

醫生這邊給出的理由也很直白,他們只負責醫治病人。至于其它糾紛,家屬該去處理解決,與醫院方無關。

雙方因此爭執不下。

幾天後,宋雨薇的父母給了項菊香3千塊錢(約1萬2新臺幣),讓她先幫忙照顧下女兒。因為女兒後續治療費用還需要錢,他們得先回家去籌錢。同時還要找到肇事司機,與他打官司要求賠償。

項菊香沒多想,也就同意了。

又過了2個月,醫院的病床緊張,醫院這邊也就‬催宋雨薇的家人來辦出院手續。然而當項菊香多次打電話給宋雨薇的父母時,那邊根本沒人接聽。

把宋雨薇一個人丟在醫院不管,項菊香想了想,她狠不下心這麼做。于是她把宋雨薇接回了家照顧,想著哪一天等宋雨薇父母來了,再把宋雨薇接回去。也好讓她的父母結清護理費。

可她沒想到的是,回家籌錢只是宋雨薇父母的幌子,他們根本無暇顧及這個成了植物人的女兒,將「包袱」丟給了她。

3、女護工傾其所有,幫助植物人姑娘蘇醒

把宋雨薇帶回家照顧後,項菊香就不能再去醫院繼續做護工了,只能在家全天照顧宋雨薇。一家人的經濟負擔全壓在了丈夫一人身上。

面對妻子把素不相識的病人接回家,還一分錢沒有的義務照顧。丈夫十分不解,何況家中條件並不寬裕,為何要如此折騰。

項菊香安慰丈夫說:「照顧她這麼久,我也有了感情。不忍心將她丟下,我們先照顧著,等她好些了,我們就去找她的家人,就可以把照顧她的護工費還給我們。」

丈夫聽了妻子的解釋,勉強同意了。

可城裡租住的房子原本就很狹窄,現在多了一個人更是擁擠不堪。無奈之下,項菊香只能帶著宋雨薇回了老家。兒子和丈夫則留在城裡。

親朋好友聽說了這件事後,都覺得項菊香的做法實在是太傻,紛紛勸告項菊香把人送回去。不然攤上了這樣沒有自理能力的人,只會拖垮自己。

項菊香仍然固執地將宋雨薇放在身邊照顧。為了讓她儘快恢復,她嘗試了不少土辦法。

聽人說山上的草藥有化瘀的效果,她便爬到山上去摘,將草藥搗碎敷在宋雨薇的小腿關節處。

在項菊香日復一日的照顧下,宋雨薇的手腳能勉強動彈了。但因為大腦受傷嚴重,她對之前的事情也都記不清了,也喪失了語言能力。

為了幫助宋雨薇早日開口說話,她一個字一句話的慢慢教。有時還會把電視打開,讓宋雨薇一起跟著電視學。

終于經過了幾個月的練習後,宋雨薇總算能開口講話了。那天,項菊香正在給宋雨薇做按摩。突然宋雨薇脫口而出一句媽媽,讓項菊香喜極而泣。

原來,在宋雨薇心裡,項菊香對她的付出她都知道。在她的內心,早已經把項菊香當作了自己的親生媽媽。

一直到2007年,宋雨薇的雙腳終于能勉強下地了。也能說一些簡單的語句。

這讓項菊香看到了希望,她想著,再繼續堅持下去,說不定就能走路、恢復正常的交流能力了呢?

可沒想到,命運給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又帶來沉重的一擊。

4、從護工到母親的轉變

2007年秋天,丈夫突發中風,失去了自理能力。

一夜時間,家裡又多了一位臥床的病人。

丈夫和宋雨薇兩人都需要照顧,她每天忙得像一隻不能停歇的陀螺,疲憊不堪。清晨就要起床,深夜才能休息,往往半夜還要起身給宋雨薇換尿不濕。

長期的積勞成疾,讓項菊香身體也落下了不少的毛病。肩周炎、頸椎病、最嚴重的是風濕。因為臥床的病人不能自主控制大小便,她幾乎每天都要洗換下來的衣物。有時候被子被拉濕了,還要洗被褥。

為了省下水電費,只能拿到河裡去洗。夏天還好,冬天河水冰的刺骨。時間一長,也就得了嚴重的風濕。有時候晚上實在痛得厲害,只能趴在床沿上睡。

體重也從之前的120斤,迅速跌到了90斤。

最後實在是熬不住了,在兒子的建議下。項菊香向有關救助單位尋求説明。2007年底,單位將宋雨薇安排到了養老院,同時項菊香也拿到了2.5萬元(約10萬元新台幣)的部分護理費。

長期照顧宋雨薇已經成了習慣,當她被送去養老院後,項菊香時常惦記著宋雨薇,所以幾乎每一周都要帶上一些她愛吃的東西去看望她。

養老院的工作人員見項菊香來了,笑著對她說,「宋雨薇平時經常一個人坐在窗戶邊發呆,眼巴巴的盼著你來,也不吭聲,只有看到你來了,她就高興。」

每次項菊香去養老院時,雨薇無精打采的臉上才有些神采,眼神也驟的光亮了許多。拉著她的手,媽媽媽媽的叫個不停。

這讓項菊香的心裡很不是滋味,可目前的情況也不允許將雨薇接回家。

幾乎每次看望雨薇後,從養老院離開時,項菊香都是憋著一口氣往前走,不敢回頭。她怕多看一眼,就繃不住會流淚了。

一直到2008年2月6日,她因為忙著照顧丈夫,已經大半年沒看望過雨薇。她一大早特意去市場上給雨薇買了新棉襖和她愛吃的糖葫蘆,準備給她送過去。

等到了養老院時,她看到雨薇一個人在窗戶邊的凳子上坐著。頭髮亂糟糟的,衣服扣子也沒系好。她立馬跑過去叫她,雨薇只是呆呆地望了一眼她,沒有說話。

那種空洞、壓抑的眼神第一次讓項菊香覺得陌生,她的鼻子一酸。眼淚唰的一下,掉了下來。

她趕緊找了把輪椅,對宋雨薇說,「來,我們回家!」

就這樣,宋雨薇跟著項菊香回了家。在相關部門的幫助下,辦理了領養宋雨薇的合法手續,宋雨薇也正式成為了項菊香的養女。

現在項菊香的兩個兒子都長大了,有時候會補貼他們一些錢。偶爾項菊香也會撿些廢品賣。日子雖然仍過得緊巴巴的,但項菊香覺得也知足了。

何況宋雨薇雖然與她沒有血緣關係,但兩人早已把對方當作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項菊香還給女兒買了拐杖,扶著她慢慢學會走路。因為身體不協調,常常走幾步就要摔倒,她也並不責怪,反而一直鼓勵女兒。

現在女兒也能下地獨立走一段路,也會主動幫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曾經醫生說,宋雨薇已經處于植物人的狀態。沒想到如今的她能說話,走路,獨立做事。是項菊香一直以來不離不棄的堅守,才換來的關于生命的奇跡。

2016年這一年,幾乎是讓項菊香最絕望的一年。老伴去世,小兒子也開始患病。先是記憶力衰退,智力下降,隨後幾乎失去了自理能力。

噩運又一次光顧了這個家庭。

2019年項菊香不小心摔倒,傷了腰。不能幹重活,一彎腰就疼得厲害。2020年又體檢出肺有病。

2021年初,有關單位找到項菊香,和她商量先把宋雨薇送到福利院照料。

項菊香拉著女兒雨薇的手,聲音哽咽,「女兒啊,媽媽對不起你。可如今沒別的辦法了,你先去福利院呆著,媽媽每週都來看你。等情況好些了就把你接回來。」

宋雨薇理解母親的難處,她點了點頭,反過來安慰項菊香:「媽媽,我沒事的。這些年來你為了我付出很多,我真的知道。在福利院呆著有吃有喝也很好,不過你記得常來看我就行。」

雨薇住到了福利院,項菊香談及女兒,總是一臉擔憂。女兒是她最放心不下的人,她年紀越來越大了。害怕有一天撒手人寰,沒有人替她照顧雨薇。要是能找到她的親人,她還是想儘量把雨薇的家人找到。

17年的相守,項菊香和宋雨薇早已成為彼此無法割捨的依靠。

自己過的一地雞毛,卻見不得人間疾苦。

宋雨薇從全身無法動彈,生活不能自理,再到現在的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是項菊香17年來默默付出換來的。

用十七年的日日夜夜,讓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植物人站立了起來,創造了生命的奇跡。

不是親生,勝似親生,是她給宋雨薇的生命帶來了曙光。

在她心裡,早已把宋雨薇當作親生女兒。

至于宋雨薇的親生父母,在女兒最無助時將她無情拋棄,不管她死活。

兩者對比鮮明。一個是人間大愛,讓人敬佩,一個是鐵石心腸,讓人唾棄。

不知道親生父母得知女兒現在的健康模樣,會作何感想?


用戶評論